高职院校隐性思想政治教育实施路径探析

[内容摘要]传统的显性教育模式的弊端、隐性教育的“隐”之优势、高职“90后”学生身心发展都要求高职院校在新时期要实施隐性思想政治教育。而在高职院校,要实施隐性思想政治教育,得通过教师示范、校园环境建设、社会实践、心理咨询等途径实行。
论文关键词:隐性思想政治教育,高职院校,实施

社会环境的急剧变化,网络时代的信息爆炸,使传统的集中统一的显性教育方法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制约和挑战,思想政治教育的实效性明显弱化,为了应对这一局面,在新时期的思想政治教育中必须实施隐性思想政治教育。

一、高职院校实施隐性思想政治教育的必要性

(一)传统的显性教育模式的弊端所致

“灌输式”的显性教育模式一直是目前高职院校思想政治教育的主导模式,这种教育模式的主要特征是把教育对象当作“物”对待,当作“可被别人占有的东西”[1]把思想政治教育过程简单化为“我讲你听,我要求你遵守”,在教育过程中往往只对受教育者进行正面理论宣传,尽量回避或掩盖那些错误的思想言论、事实和社会现象,突出强调教育者的权威意识和教育的唯一正确性。这种状况,常常导致受教育者的逆反心理,甚至演变成为一种消极反抗的病态心理:盲目抵触教育者所谈及的任何事情,对教育内容采取极端的反对态度,趋向或偏好于教育者所反对的事物,或非主流的观念意识

随着我国各项社会变革不断向纵深发展,人们的思维方式、行为方式、伦理观念和价值取向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种单纯的“灌输式”教育,很难让受教育者将思想政治教育的要求理解和内化。相比之下,隐性教育强调教育者与受教育者之间的关系是平等的、双向互动的,教育者通过受教育者所反馈的信息不断调整其教育过程,以充分尊重受教育者的主体地位,并调动受教育者的积极性,发挥其潜在的求知欲望,变“要我学”为“我要学”。从而使受教育者根据社会主义思想标准及道德规范自觉地进行自我认识、自我评价、自我激励、自我监督、自我控制,从而形成符合社会要求的思想道德品质和行为规范。

(二)隐性教育之“隐”之优势所定

前苏联教育学家霍姆林斯基说:“教育者的教育意图越隐蔽,就越能为教育的对象所接受,就越能转化成教育对象自己的内心要求。”[2]隐性思想政治教育,是相对于显性思想政治教育而言的,是指在高校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实施过程中,教育者将教育的意向、目的隐藏到大学生周围的生活环境和特定形式的活动中,使大学生在思想政治理论课的教育之外的校园生活中不知不觉地接受教育的内容,以实现思想政治教育的终极目的。[3]

首先,这种教育模式能够避免逆反心理的产生。心理学实验证明,劝导性的教育如果太明显或强度太大,人们就会感到自己的选择自由受到限制,于是激起对这种信息的抵抗。隐性教育的过程中,受教育者接受教育是无意识的,就好比在日常生活中,人们通常能对自己学习的过程和结果进行陈述,然而大量的例子显示,在某些情境下,人们并没有意识到也无法陈述出控制他们行为的规则是什么,但却学会了那些规则。这种类型的学习称之为内隐学习[4]。这是隐性教育巨大的潜在优势,其优势体现为,受教育者用一种潜藏于内心深处的摄取机制,“自觉”地接受了隐性教育的影响,因此,它不带有任何的逆反性与排斥性.这种教育主要以一种间接的和隐蔽的方式使教育意图逐渐不自觉地渗透到学生思想中并影响他们的言行。由于其教育意图的隐蔽性,从而避免了逆反心理的产生,增强了教育的说服力。

其次,这种教育模式能够激发学生的积极性和主动性。隐性教育的整个过程中,教育者不再以先知先觉,高高在上的姿态出现,教育的信息隐蔽、潜藏在活动中,没有以明确的、要求受教育者必须接受的方式呈现,受教育者此时处于一种自发状态,他可以学、可以参与,也可以不学、不参与,至于学什么、怎么学,则由受教育者自行决定,受教育者获得经验的过程完全是主体主动选择、主动参与的结果。隐性教育是无讲台教育,整个过程中看不到“一鸟入林,百鸟压音”的硬性灌输,感觉不到“我讲你听,我打你通”的权威训导,人人都是教育者,人人也都是被教育者,大家既可以充分发表自己的意见,又可以自由地接受别人的观点,从而在乐于参与中知无不谈,言无禁忌,慷慨陈情,接受真理。正如柏拉图所说:“只有当学生自觉自愿地受教育,才有可能达到目的。”[5]

(三)高职院校“90后”大学生身心发展所需

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指出:“造成青少年教育困难的最重要的原因在于教育实践在他们面前以赤裸裸的形式进行,而处于这种年龄阶段的人按其本性来说是不愿意看到有人在教育他们的。”在信息爆炸网络互联的时代成长起来的“90后”,每天要接受海量的信息,他们思想活跃,对每样事物有自己的见解。相比与“70后”、“80后”,“90后”大学生个性更加独立,在独立思考与选择方面,“90”后表现出很高的自主性;“90后”大学生意识到肩负的社会责任,他们很少有什么口号,而是更注重实际、实用,他们蔑视形式,不屑口号。所以,传统的显性教育模式,一味地“说教”只会引起他们的反感,适应大学生的心理特点,倾向于隐性与渗透的教育方式,实现德育的“无意识化”,才能起到潜移默化、润物无声的作用。更重要的是,学生在接受隐性教育时,虽然也有认知的参与,但更多的是情感、兴趣等非认知因素的参与,对接受的内容不仅仅停留在认知的层面,而是内化为情感、意志、人格、价值观念等深层次的品质与素养。其效果是深刻而持久的,甚至会影响学生的一生。

二、高职院校实施隐性思想政治教育的路径

1、教师示范

孔子日:“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一提到思想政治教育,很多人认为这是思想政治理论课的任务,是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的责任。思想政治教育不光存在思想政治理论课中,同时也存在各类专业课中。所有的任课教师都承担着思想政治教育的任务。正如教育大师霍姆林斯基所说:“你不仅是自己学科的教员,而且是学生的教育者、生活的导师和道德的引路人。”[6]

首先,在思想层面上,要培养所有教师的隐性教育观。所谓教育者的隐性教育观念是指存在于教育者个人的头脑中,高度个体化的,教育者自身没有意识到并且难以用言语表达出来,难以与他人共享的,但却付诸于其教育教学行为中的教育观念。[7]教育者的隐性教育观念是一个信念系统,教育者教育教学行为的基础,它对教育者的教育教学行为起着重要作用。对教育者在教育工作中的态度、情感和行为的影响支配作用极其明显,如果教育者自已的观念出现偏差,那么在传授观点时会误导受教育者。

其次,在行为层面上,教师要成为知行合一的道德实践者与示范者。乌申斯基指出:“教师个人的范例,对青年人的心灵”的影响是“任何教科书、任何道德篇言、任何惩罚和奖励制度都不能替代的一种教育力量。”[8]教师的人格品质和学识修养无疑是隐性教育的重要影响源。

因此,全体教师要研究和开拓课程本身的教育资源,例如人文学科传递给学生人文关怀的精神,可以帮助学生形成科学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自然学科通过展现科学的探索过程,帮助学生培养科学创新、求真务实的态度;艺术学科则是通过审美体验,使学生在精神上得到启迪和提升。[9]同时也要将自身纳入教育资源的范畴,言传身教,发挥教师的道德示范作用和人格感召力,增进德育的现实效果。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凤凰彩票  凤凰彩票  金祥彩票  凤凰彩票平台  金祥彩票  凤凰彩票  彩70彩票网  凤凰彩票网  顺丰彩票网  凤凰彩票